我們曾經年輕過
上週看了電視新聞,播放著幾位金韻獎時代的歌手,最近正重新演唱當年的一些歌曲!也不由讓我懷念那段年輕的日子。
現在大學學生很流行在學校來個高中制服日,因為那段穿著制服的年代,雖然令人煩厭,在事過境遷之後,反而是最值得讓人懷念的快樂時光,因為年輕所以擁有夢想,因為年輕所以可以叛逆,因為年輕所以可以談那種純純的戀愛,因為年輕所以可以無憂無慮,因為年輕所以可以…..,雖然不同年級不同班,但是年少15-20時的青春歲月,大家所有擁有與具備的卻都是一樣的精采與有趣。
成長於1980年代台灣的我們4年級尾段班與5年級初段班的我們,剛好介於台灣正在經濟起飛,可是也並不是很富裕,所以聽聽名歌與參加救國團活動,是當時我們消磨青春最熱門的活動,現在我們4-5年級很喜歡用草莓族來形容,e世代的年輕人,殊不知當年曾經有一些3年級的前輩,對我們這群有異於傳統是世代的4-5年級,撰文批判與提出警告,因為當年的我們喜歡穿喇叭褲、寬褲管牛仔褲,行為舉止幾近叛逆,實在有別於當時根深蒂固的中國傳統價值文化,記得我是鑰匙兒童的第一代,西門町撞球場與冰宮成員的一員,常常也被警察少年隊追過,因為當年打撞球、開舞會跟穿著清涼與怪異的衣服與行為,都是要被少年隊依違反社會風氣抓去盤問的,這些可能都是現在年輕人所無法想像的。
高中之後的我,迷上音樂與戶外的自強活動,所以我勤練吉他與參加救國團舉辦的康輔訓練,曾經走過7次的中橫健行活動與許多戰鬥營隊,那種年輕不知愁的感覺,我想跟任何時代的年輕人的心境應該都是相同的,我還記得當時有位同學,因為喜歡一位女生,但次對方喜歡男生希望是空官的飛行員,所以,在她自己得知因為體能不夠格當飛行員之後,決定志願去參加當傘兵搭飛機跳傘,像這種現在想起來的笑話還都讓我覺得不可思議;也由於當時城鄉差距有一段很大的距離,我在預校(中高)有位同學,居然沒見過電話沒看過火車,有一次當他站衛兵時,旁邊的電話鈴響,嚇的他大吼大叫,而週日的時候,他唯一的消遣就是從早到晚就從鳳山到高雄不斷的來回搭火車,然後收假後跟我不斷談「那個長相奇怪的交通工具」。
在當年的「紅螞蟻合唱團」、「丘丘合唱團」都是我們玩band的人模仿與追尋的對象,那時候的男生如果拿起吉他不會哼著兩三句,可是沒有女生會理你的,尤其我們band在演唱的時候,不論白天跟晚上,樂團的每個人都帶著黑嘛嘛的墨鏡,再加上帥帥的軍常服,不知道迷死多少女生,也讓很多其他同學又忌妒又羨慕的,常常表演完之後,就有很多人圍上來,尤其是對我們團的吉他手與歌手的熱愛;而在當年幾乎每年都要到台北參加一次的國慶閱兵,更是每位軍校生尤其是高年級生的最愛,我有同學就是在國慶閱兵的時候,認識了當時就讀北一女而成為後來的老婆,畢竟當時穿著典禮服端著57步槍行走於台北街頭,或是在中正紀念堂練習時的那種帥勁,是當年很多少女們心中崇拜的偶像。
時間總是很公平的向前走,不管你是什麼世代的人,一定年輕過,有時候看看現在的年輕人,在想想自己的以前,很多心中的疑惑與困擾,也許就如秋風般的一掃而過,畢竟在那一年我們年輕時,可能做過許多讓人也無法理解的蠢事吧!

peterpri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