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女神飛彈與我的故事 Part III(完結篇)
很多人都會認為如果是在獨立單位服兵役,應該是天高皇帝遠沒人管的好單位,事實上也是如此,只不過如果這個單位是勝利女神力士飛彈發射排,因為地廣人稀,每天光是割草與整理環境,大概就可以把人給曬昏頭、硬給脫了一層皮!
喜歡長跑的人最困惱的事情,就是要找一個大操場可以一圈就跑個上千公尺,是非常的困難,大部分的學校操場充其量,大概一圈就只有200-400公尺就不得了,可是在當年每個勝利女神力士飛彈發射場,光繞一圈至少都有上千公尺以上的距離,當時我所待過全國最大的發射排,從行政區跑到發射區,然後繞一圈三個發射場就剛好是五千公尺,大概就可以知道勝利女神力士飛彈的LA有多大了,只是因為地廣人稀,所以,每次整理環境與割草的工作,都是會讓人傷透了腦筋。
其實我在LA待的時間沒有IFC時間長,我在IFC總共待了快三年的時間,在IFC扮要演好一位主管的重要關鍵要素就是裝備要強,我在Part II時有詳細的解說,可是在LA就不是這樣了,大概只要花1/10不到的時間就可以很輕鬆的把LA的裝備給學會,但是,這邊的管理與領導確實是一門非常艱苦的工作,也讓我在LA的1年5個月時間,學到了很多的經驗,尤其是慘痛的失敗的經驗讓我畢生獲益良多。
由於我在IFC表現的非常好,深受各級主管厚愛,很多重要任務與演習都交由我單位來負責,也因此我遲遲都沒被放到LA去歷練,直到我同期同學都快晉升到副連長了,我才被輪調到LA去任職排長,在勝利女神力士飛彈有個約定成俗的規定,如果沒有歷練過LA是不能夠向上晉升,因為當時認為自己績效卓越,憑藉自己的專業能力與表現,大概去LA歷練與過水幾個月,應該就可以向上晉升,但是卻沒想到事與願違,我卻在那邊跌了一大跤。
與IFC的最大差異是在於LA的裝備只有飛彈,因此,士兵們大部分時間除了保養之外,操作時的動作是以檢查為主,說真的根本沒什麼大的學問,所以,如果以人員素質來看,LA的人力資源的素質明顯的是低於IFC許多,主要以高中與國中的學歷為主,因為他們的工作都是要做很基礎的機械保養與環境清潔,因此,每位士兵的膚色都是被曬的黑黑的,無形中也比比IFC的士兵來的彪悍與重義氣,只是,我已經很習慣IFC的文化與帶兵方式,所以,並沒有去做很大的調整與改變,當然沒多久就產生了一些管理的狀況。
一個這麼大的LA,排長就是老大,70-80個人每天就只聽排長一個人的命令,對他們而言,連部區的長官都離他們太遠,所以,他們的資源與需求都來自於排長,在那個情境下主管如何跟他們「搏感情」,一起將每天這麼多的雜事做好,可能才是最重要的,當時我剛到的第一個LA很多人都曾經聽過我的名號,尤其在ORE時都被我在IFC用電話吼過,因此,對我還蠻客氣的,生活過的還愉快,只是短短不到幾個月時間剛過完蜜月期,就因為我與新主管之間起了些爭執,於是營長決定把我調到另個連的LA任職排長,也是我夢靨的開始。
新的單位是號稱全國規模最大的LA,但也是非常標準的LA人員,教育素質不高,但卻是非常的彪悍與團結,因為區域實在太大,每天同時至少都有21部割草機在LA割草,而且都是不分晝夜在進行,所以,他們根本沒什麼時間在做人員訓練與操練,但是,我認為這些事情必須與環境整理並行且並不相違背,因此,很多老兵對我的要求非常的不認同,但是,因為自己的溝通不足,所以,他們也就默默的選擇了服從,而且全力的配合來要求新進的同仁,試想每天從早到晚整理完環境之後,還必須要黃油擦拭保養飛彈,還有站不完的衛兵勤務之後,還要繼續去做人員操練,因為當時剛好碰到服兵役的人員遞減,陸一特的三年兵也已經減成兩年兵,各個單位人員大概只有編制的70%的員額,而我那個排更淒慘,整體的兵員大概只有60%左右,還曾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都沒有任何新兵到排補充,可是我這個排長當時並沒有發揮與扮演主管應盡的角色,多多與部屬溝通以及適時的調整任務,尤其新進士兵要擔負很長、很重的工作負擔,每個人的不滿情緒都已經累積到了快要爆發的狀況。
終於有某位士兵剛好因為自己家庭與感情因素,又加上老兵的嚴厲要求與繁重任務的壓力下,在某個星期四當全排都在收視莒光日的早上,選擇了用自裁的方式來結束生命,這件事情讓我一下子在指揮部從高峰掉到了谷底,長官的指責與內心的愧疚,讓我留職接受調查了一段時間,這時候我也開始思考「什麼是管理?」,自己在過程中到底做錯了什麼?有一天一位士官長拍拍我的肩膀跟我說「排仔!你的裝備很強,可是你忘了你在LA,這邊需要的是把你認為不重要事情給如期做好」,這句話讓我深深的領悟出,好的管理者是要能夠因地制宜、因人不同,而去改變自己的管理風格,用團隊懂得、需要的方法來帶領著他們一起完成任務,而這件教訓也讓我隨時在心中警惕著自己,未來絕對不能再讓部屬因為自己的管理無能受到任何的傷害。
雖說如此,可是我還是非常懷念在LA的那段日子,勝利女神力士飛彈LA除了有三組發射組之外,還有一個飛彈結合組,說真的我很喜歡看結合組把飛彈從飛彈儲藏箱裡搬出來之後,然後將飛彈給裝配起來的過程,我記得當年飛指部曾經有一位少將指揮官就是從飛彈結合官開始幹起的,而在發射組前的發射廣場操作LCI(Launch Control indicator),來讓力士飛彈升降的過程,也是會讓人興奮與跳躍,尤其很多人很喜歡將每組四枚飛彈,升高到四種不同角度(0度、45度、60度、89.5度),然後一起拍攝或是觀看,真的美麗極了,如果是三組12枚飛彈同時擺四種這樣的角度,從高處鳥瞰那更是精采。
當然LA還有一項經典名著,那就是發射架操作手的21巷操作動作,LA的ORE剛開始的時候操作手都會在發射組的地下室待命,當組內的儀板手接收到上山BCO下達ORE開始的口令時,就會覆誦命令給組長,當組長下達命令之後,四位發射架操作手就會快速的飛奔出去,一般這時候LCT也會響起警報,只見人員快速的跳過轉運飛彈的發射軌道,一手拿著板凳一手支撐身體,然後雙腳並攏,以接近90度角跳躍過去,當四個操作手於彈頭前方站定位之後,四個人同時操作檢查飛彈21項動作,而整齊劃一的動作與腳同時踏著發射架鐵板發出的聲響,都是團隊合作合作精神的表現,而整個ORE最高潮就在於當發射家操作手檢查完畢之後,地下室的儀板手透過發射場的廣播器,將飛彈一枚一枚的升了起來,當四枚飛彈都上升到89.5度角之後,發射架作業手就一路的跑回到組內地下室待命。
每個人在人生最精華的20-30歲,都曾經有自己的故事,也有不同的經驗與歷練,而勝利女神力士飛彈是伴隨我度過人生這段精華年代的主角,尤其在當年海峽兩岸處於敵對與冷戰時期,這個超齡的「老爺爺」,是依靠當年多很多優秀的軍人花了很多時間與精力,讓它能夠持續保持著戰備,尤其勝利女神力士飛彈在台灣,曾經創造過很多盟軍使用同型飛彈的紀錄,包含幾次差點就製造出實際的接戰紀錄,不過,它的妥善率在台灣卻是一直是最高的,而台灣當年為了接受勝利女神力士飛彈,也確實從當時的陸軍中挑選了很多優秀的菁英,尤其是陸軍官校第一屆四年制的畢業生(陸官27期),九十幾位的畢業生當中,就有六十多人被遴選到美國接收勝利女神力士飛彈,這大概也締造陸軍官校有時以來同期同學出國受訓人數的最高紀錄,也可以證明說當年國軍對這型防空飛彈重視的程度,而後面陸續被遴選進入勝利女神力士飛彈服務的官兵,也都是一時之選,這部分的歷史在美國71炮兵團退役官兵們所架設的網站中,都有很清楚的描述與說明。
勝利女神力士飛彈在台灣總共在台灣服役共37年(1959年-1996年),現在只有部份飛彈模型散落於台灣一些公園供人參觀,軍方對這個國寶並未做有計畫的收藏與保管,有一年我回到早已成廢墟的LA營區,看到已經嚴重生鏽發射架,以及散落於發射場各地的料件,當時眼淚差點奪眶而出,那種感覺有如遭逢浩劫般的凌亂,反觀美國到目前都還有計畫的保存好幾處,可以運作的勝利女神力士飛彈基地,除了供人參觀外,也讓當年老回來表演與操作,想想人家把它當成寶貝,可是我們卻將它是成為廢鐵,心理的難過,真的無法用筆墨來形容啊,也許這只能說,這是當初來台灣的這些勝利女神力士飛彈們的宿命吧!每每午夜夢迴時,當年ORE的那些動畫與口令都會不斷的在我腦海中閃爍…「各站注意,藍色狀況,20分鐘教練開始……」。
勝利女神力士飛彈與我的故事系列就到此結束,未來再依需要或者針對他的議題來做跟深入的探討,我也希望以這些文章來紀念與懷念當年曾經一起在勝利女神力士飛彈服務的朋友們,也希望給很多對這型飛彈有興趣的年輕朋友們,提供當年很多實際且真實的紀錄,以利大家對勝利女神力士飛彈的了解與認知。

peterpri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