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女神飛彈與我的故事 Part II
早年很多人都認為當兵的人要是能到飛指部,是很「爽」的一件事情,只是在飛指部雖然是天之驕子,但是實際的生活並不全然如大家所想這麼的愉快,尤其是被分派到勝利女神力士飛彈基地服務,要把這個「爺爺」級裝備的妥善率維護到一定的水準,真是難上加難啊!
有一次我在上課時跟班上學員聊到「電腦」的時候,我笑著問大家說「你們有人知道最早的電腦有多大嗎?記憶體有有多少KB嗎?」,學員們猜了很多答案,我聽了都搖搖頭,最後我笑著跟大家說「最早的電腦大概有四個像我們自己家裡衣櫃這麼大的面積,而且它每次都只能記憶1KB的資料」,當時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表現出很不可思議與不相信的眼神,因為在勝利女神力士飛彈BCV內就有這麼一套電腦,它是在1950年代美國所製造出來的產品,裡面的電子零件全都是RCA的真空管,其實正確來說,在勝利女神力士飛彈的IFC的兩個車廂內到處都充滿著真空管,所以,這也是為何我在第一集有提到為何在勝利女神力士飛彈 IFC服務的人,都會體會出那種「冬天溫暖、夏天像烤箱」的感覺了。
也因為勝利女神力士飛彈是種非常老舊型的裝備,所以,它的雷達天線護照既不耐強風也無法承受豪雨,今天早上我看到新聞報導說台灣下週可能會有颱風來襲,這樣的訊息要是在當年,被正在勝利女神力士飛彈IFC服務的官兵們知道後,大家心中的恐懼、害怕都會馬上油然而生的,我自己曾經就碰過三次因為擔任高戰備時,都已經可以從山上看到颱風逼近了,這時候才開始下令拆除所有雷達,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X」飛彈連服務時的一次颱風來臨時的裝備撤收,因為這個單位是配備著HIPAR,因此,TTR與TRR都必須架高大約三樓高的高架上,記得當時風雨真的是太大了,我們全排弟兄爬到雷達高架上去把雷達裝備給一一拆除下來,為了安全起見,我們每個人都藉由繩索綁住彼此,本來身上穿著的雨衣,卻因為風雨太大,不僅沒有防雨作風,還會影響我們的作業,最後大夥兒剛脆就把雨衣脫了,打著赤膊、光腳穿著短褲就在高塔上博命演出。
我記得就在拆完MTR與TRR雷達之後,我們最後10幾個人(我自己、組長與一些老兵),就開始爬上TTR雷達的高架上,當時整個天空不僅黑雲密佈,幾乎伸手不見五指,不遠處我們已經看到強而兇猛的龍捲式的旋風已經直撲我們而來,平常爬上去大概只需10來秒鐘,那天我們10幾個人卻需要花了整整20多分鐘才勉強的爬上了雷達的高架上,因為保護雷達的天線護罩被拆下之後,就會像人在強風豪雨中撐起雨傘一樣,會被整個捲走,而因為雷達天線護罩面積非常大,所以受風的面積也就更大,忽然幾位老兵就這樣跟著雷達天線護罩一起被大風給整個捲離開三層樓高的雷達架,我緊急的大聲命令其他人「趕快拉住他們!」,還好因為我們每個人身上的繩索都相互綁著,因此很容易的可以彼此抓住對方,當時,就形成了幾個人抓著雷達天線護罩已經在雷達架外,而後面又有人死命的想把這些人拉回來的驚險畫面,而在雷達下面的其他士兵與排上幹部,還有我們這些在背後拉著他們的人,一直再大叫著「趕快把天線罩放掉!」,沒想到那幾位已經被吹出雷達架外的老兵們,都是負責TTR的操作手們,說了一句讓我刻苦銘心、至今終身難忘的話「這是國家的資產我們要用生命來保護它」,他們這樣拼死的保護國家資產,跟後來的那些貪官污吏們,那樣的蹧蹋國家財產的行為相比,真的令人不勝唏噓。
就在眾志成誠的努力之下,這些人與雷達的天線護照都都被順利的拉了回來,當我們平安的回到地面上時,我緊緊的擁抱著每個當時跟我一起爬上去,撤收裝備的士兵們,每個人的身體都是不斷的顫抖,眼淚也都在眼睛裡打滾著,我的保修官對我比著大拇指說「排長!你好勇敢,表現的讓我好敬佩」,我還記得自己呆坐在IFC門口,恍神的看著掩體外狂風暴雨許久的時間,這一幕多年來常常在我自己腦海裡不斷的回想著,說真的我非常感謝當年在陸軍官校受訓時,學校所教育給我的一位領導者應該具備的能力,才能讓我在這麼危險的情境下,可以成功的領導我的部屬去執行與順利完成這麼危險的任務。
說真的以前台灣的士兵不僅吃苦耐勞,服從性與責任感也非常的強烈,當時大概一般人能唸到高中(職)畢業,就算是很不錯的了,可是,因為勝利女神力士飛彈是美國製的產品,所以所有裝備的使用手冊與車廂內的文字,全部都是以英文來撰寫,這可真是苦了那群知識水平不高的士兵們,很多人英文可能連26個英文字母A、B、C都唸不完,哪還能熟讀原文的技術操作手冊?或者是在車廂內能順利操作呢?因此,在當年每一位勝利女神力士飛彈單位都有一套「土法煉鋼」的訓練方式,大家都暱稱為「在訓」,也就是在職訓練的簡稱,而有趣的是你要在勝利女神力士飛彈單位能講話大聲,階級是沒用的,重要的是你對裝備熟悉與了解的程度,其實這些觀念與想法後來對我人生工作的價值觀,都產生了很大的影響程度。
記得我剛畢業到連隊服務時,某一天幾位老兵把我找去「聊天」,有一位屆退的老兵很囂張的跟我說「副排!陸官正期生在這邊是沒用的,有本事能通過指揮部ORE,大家才會服你啊」,後來,這傢伙還曾經把我鎖在BCV裡面好幾小時,在當年一般人在訓沒有半年也要7-8個月,這也代表沒有得正常休假的機會,而且是不分官士兵階級的,也許我的英文比其他人好一點點,又加上自己肯用功學習,我就搬到IFC去住在那裡,每天只有運動時間離開IFC,就這樣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我就已經通過ORE,更有趣的是我把全排老兵們都找來,逐一跟他們解釋每項裝備系統的來龍去脈與功能,當時很多老兵們其實都是師傅帶徒弟方式在教育,有很多功能可能比較少用或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所以,就這樣被我講的目瞪口呆,從此之後就沒有任何老兵敢在我面前「嗆聲」,這也證明了在管理學上所說的「部屬對主管真正的尊重是從內心發起,而不只是外表的階級」,慢慢的這些老兵們不只認同我,也會來跟我請教很多事情,很多老兵還跟我說「感覺我怎麼不像陸軍官校正期生出來的,倒是比較像是大學畢業出來的」,我很好奇的問他們說「為什麼會這麼說呢?」,這些老兵們跟我說「因為很少陸官正期生出來的會像你這麼用功,而且沒有官僚架子,你對部屬的要求非常的嚴格,但卻不苛刻」,這些話也都讓我終身銘記在心,不斷提醒自己作為主管的標準與要求。
在IFC因為裝備眾多,因此,所有的戰備執行工作,全部都有賴於團隊合作的精神,所以,一位BCO要能在有限時間內完成一場ORE,那可真的是非常的挑戰,如果平常的訓練或是協調、溝通不好就無法如期完成戰備檢查,尤其我們全都是靠著耳機來傳達彼此的命令,所以,每位操作手的聲音我們也要都很清楚與熟悉,當時有很多老兵,尤其在RCV操作的老兵,因為自恃裝備很強,也很熟悉ORE程序,常常趴在作業台上睡覺,僅直接用嘴巴對嘴配合BCV的BCO來操作ORE,往往很多菜鳥軍官都會被呼攏過去,不過,因為本人「要求嚴格」,對於裝備熟悉度也不差,因此,我單位的老兵幾乎沒人敢在我操作ORE時打混摸魚,不過,當時我的幾位預官「副排長」,可就慘兮兮了,因為,只要被我抓到在操作ORE時有人打混,不只操作手要被處罰,連BCO我也都會一起處罰,還好久而久之之後因為我的嚴格要求下,部門這種風氣就漸漸沒有了,也因此幾次營級以上單位的突擊ORE,都因為我的單位很「精實」,獲得長官很大的評價,這也讓我學到了人做事情還是實在一點,畢竟「紙」是包不住火的,沒有實力的人在組織或是自己的專業領域上,都將是很難長期存活下去的。
下一集我會再跟大家分享在LA的生活,那又是一段非常有趣且讓我印象深刻的生活經驗,尤其在管理與領導方面,也是我人生擔任管理工作時最大挫折與轉變的地方,精采可期,敬請期待囉。

peterpri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