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被解除「禁唱」的校歌
很難想像台灣這麼開放且多元化的國家,卻只因為校歌的歌曲中,有一這麼一句「黨」齊飛舞,就被禁唱了兩年,好像回到了早年威權的時代,這兩天在異地看到自己在校的學弟、妹們,在馬總統的帶領下大聲唱著「黃埔校歌」,內心真的激動不已,也把我拉回了20幾年前在校的時光。
昨天6月16日是黃埔陸軍軍官學校84周年的校慶,晚餐匆忙從工廠回到宿舍用晚餐時,看到餐廳正播放著台灣中天新聞,剛好就是馬總統帶領三軍官校學生歌唱著陸軍官校的校歌,當時的新聞就用幾個斗大的標題「陸軍官校校歌終於被解禁」字眼,看在我的眼裡以及宏亮校歌聽在我的耳朵,內心十分唏噓也非常的感觸萬分,實在很難想像台灣已經這麼開放且多元化的國家,卻只因為校歌的歌曲中,有一這麼一句「黨」齊飛舞,就被整整禁唱了兩年,好像回到了威權的年代,我覺得如果台灣的軍事院校,只因為幾十年前創作校歌裡,出現這麼了一句「黨」的字眼,就無法讓它國家化,這不就跟當年雍正皇帝禮部侍郎查嗣庭出了一道考題「維民所止」,就被人污告說他暗指「雍正無頭」是一樣的道理,真的令人啼笑皆非啊。
這幾年常常往返台灣與大陸,看到大陸這邊對於修復當年黃埔軍校的遺址,以及歌頌早期黃埔軍校共產黨籍畢業生的豐功偉業,都非常的不遺餘力,反而承襲正統黃埔軍校傳統與血脈的台灣陸軍官校,反而卻顯得低調許多,個人是文史背景出身的,我認為不管過去曾經怎樣,歷史還是要回歸於歷史,任何何政治人物與政府的功過都可留待後人來批評與斷論之,而不需要特別因此去竄改與是額外的去做任何的註記,畢竟這樣對於過去已經發生的歷史,是不能做任何的改變與彌補,唯有保存既往的歷史,才可以讓大家可以從中去學習教訓與成長。
黃埔軍校確實是與中華民國歷史同齊名,也在近代史中佔有一席不可抹滅的地位,這是事實也是歷史,當然這些年以來畢業這麼多的校友中,有好也有壞、有善也有奸,但它畢竟與美國西點軍校、英國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俄羅斯伏龍芝軍事學院號稱世界四大軍校,這卻是事實也是一種榮譽,真想不通有人為何要把這樣的國寶與歷史知名的品牌,棄之而不削呢?想想看就算台灣目前大學中,也僅有最高學府台灣大學,可以在世界大學排行到百名左右,而黃埔軍校卻是在世界四大軍校僅列於西點軍校之後,這不得不讓曾經在陸軍官校,研修四年時間的我,可以抬頭挺胸且闊步昂揚的令人驕傲。
我在自己部落格曾經描述過很多次,自己當年在陸軍官校四年生活的艱辛,說真的在官校那時候,非常痛很那種「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類似斯巴達的折磨人的軍校生活,尤其我從就讀中正預校時,就常常被隔壁的陸軍校官學長給整的莫名奇妙,說真的,如果現在軍校生還保存那種嚴格的學長制度與訓練模式,我想可能沒幾個人可以熬到畢業,只是,當我離開軍中到社會工作之後,當自己面臨嚴峻的壓力與挑戰時,當年在陸軍官校時被訓練的耐心、毅力與抗壓能力,全部都成為我可以在職場上與人競爭的長處與優點,尤其職場最需要的服從、誓死完成任務的執行力、尊重職場長官的倫理觀念、以及領導力與管理能力,都是陸軍官校學生當年必修的「學分」,慢慢的學著年齡成長,在組織的職務越高,管理的幅度越寬、所轄的部屬越多時,心中越來越感謝,當年在陸軍官校受訓時,母校對我的嚴格要求與訓練,才能讓我人生與職涯發展中,可以不斷的逆境而上。
很多好朋友都會問我「Peter!當年陸軍官校的生活到底有多辛苦啊?」,說真的如果有一種生活,每天唯一快樂的時光就是「睡覺」,其他都讓你的精神緊蹦至極、體力耗盡,冬天寒流來臨時才上游泳課,夏天大熱天的下午卻可以打四個小時的「橄欖球」,每節下課不是練習正步就是軍事的操練,這種生活要過它四年三個月,有時候午夜夢迴時,想到自己當年能夠挺過陸軍官校那四年訓練的辛苦,都會覺得我還蠻驕傲的,不過,相較於其他同學我又幸運的多了,因為我這四年還加入過陸軍官校頂頂有名的「Band」(輕音樂社/熱音社),那是我人生另種學習成長與快樂的回憶。
每年參加同學聚會或是母校的校慶,在最後都要不免其俗的要唱校歌,雖然今年身在異地,但是那種感覺卻會是令我感動莫名,每次輕唱時都會讓自己再度回到了當年在北營區學三連連集合場,跟那群同學唱了四年三個月的情愫。……「怒潮澎湃,黨旗飛舞,這是革命的黃埔,主義須貫澈,紀律莫放鬆, 預備做奮鬥的先鋒, 打條血路引導被壓迫民眾攜著手,向前行,路不遠,莫要驚,親愛精誠,繼續永守,發揚吾校精神,發揚吾校精神。」!

peterpri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